http://www.rmaqn.club

您的位置??主頁 > 資訊 >

銀保監會全方位“圍剿”車險亂象

  進入2019年,針對車險市場的監管風暴可謂是一場接一場,當前,監管部門正從事前事中事后全方位無死角“圍剿”車險亂象。7月22日,北京商報記者獲悉,銀保監會已于近期下發《關于加大車險違法違規行為處理力度有關事項的函》,嚴打多種車險亂象以及帶頭擾亂市場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頂風作案的中小公司。


  車險違規行為將遭重罰


  此次下發的《關于加大車險違法違規行為處理力度有關事項的函》顯示,銀保監會要求各銀保監局重點打擊2019年7月1日后財險公司仍通過虛列業務及管理費違規支付手續費、給予保險合同外其他利益等違法違規行為。銀保監局查實財險機構7月1日前發生的違法違規行為,繼續依據財險部《關于當前車險違規行為后續處理有關事項的函》相關要求進行處理。


  同時,銀保監會要求針對財險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費用異動、7月1日-15日保費異動情況和當地車險市場的反映情況,有針對地開展現場調查,重點是帶頭擾亂市場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頂風作案的中小公司。


  對于此次嚴打,銀保監會要求,各銀保監局要及時將查處情況報送銀保監會財險部,財險部將綜合各派出機構查處的財險機構7月1日后發生的違法違規情況、對相關財險公司采取停止省級分支機構或總公司(即全轄所有分支機構)使用商業車險條款費率的監管措施。


  監管重點亦是處罰重點


  從今年上半年監管的處罰結果看,監管重點亦是此前的處罰重點。


  2019年上半年,銀保監系統針對保險業下發368張罰單,其中財險公司領到90余張,涉及虛列費用、財務數據不真實、提供虛假資料等違規原因的罰單數量占比超過一半,此外,給予合同外利益這一違規現象出現的頻次也較高。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上述違規行為在車險市場是一個比較普遍且難以杜絕的行為,因為手續費支出有嚴格的管制,而且管制及其執行越來越嚴,另外,業務及管理費用是一個“筐”,包含費用種類有50余種,因此會通過很多票據形式作賬,由此也比較容易滋生違規問題。


  而此次針對未按規定報批車險條款和費率的審核,監管隨文件下發的附件包括全國各地區、各公司、各省級分支機構2019年上半年以及7月1日-15日車險保費、綜合費用率和業管費有關情況,其中除了涉及具體保費數據外,還包括同比變化、環比變化、保費增速等對比數據,各家險企車險數據變動一目了然,財險公司違規若想“漏網”談何容易!


  收緊門檻


  除了事后嚴懲外,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監管部門近日已起草在車險領域開展履職回避試點工作的相關通知,目前正在業內征求意見。


  據了解,此次車險領域履職回避制度中的回避對象主要指保險公司總部及分支機構中對經營管理有重要影響力的管理層人員和內設部門負責人(以下簡稱“關鍵人員”)。親屬主要指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配偶的父母、子女的配偶、兄弟姐妹的配偶等。


  而關鍵人員在車險承保、車險理賠、財務風控、人員崗位安排等環節出現可能影響車險理賠業務合規經營的情形應當回避。相關情形例如包括:關鍵人員的親屬經營與其所在公司有業務往來的保險中介機構、汽車修理企業、汽車綜合服務機構、道路救援機構、傷殘鑒定機構等;關鍵人員的親屬在上述企業擔任高級管理人員等。


  對于該制度對車險領域的影響,王向楠坦言:“此舉力度很大。之前車險市場的費率調節設計可以看成是車險市場的產品監管和償付能力監管,車險市場的各種監督檢查可以視為是市場行為監管。那么此次的車險關鍵人員履職回避制度就屬于公司治理監管了。”


  同時王向楠表示,隨著監督檢查的嚴格化、常態化,車險市場違規的難度越來越大,所以可能有親緣關系的人之間才能更多實現違規行為,所以此舉就等于切斷了這類違規。


  嚴監管加碼


  對于車險市場違規亂象,監管部門整治力度不斷升級。近日,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表示,各級監管部門對于保險業的突出風險和問題,目前正在陸續進場開展檢查,檢查的內容主要覆蓋公司治理、償付能力、資金運用、車險、農險、短期健康險等方面。


  多項規定也相繼下發。如今年1月被業內稱之為“史上最嚴車險自律公約”的《機動車輛保險自律公約》出臺,其中對車險手續費管控進行了重要強調,例如要求險企據實列支不做假賬,嚴禁各種“送禮”行為等。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旗下P2P關門跑路引出互金依賴癥 鴻利智匯巨額商譽減值“穿幫”

下一篇: 農銀理財獲批開業 六大行理財子公司只待郵儲

qq飞车秋名山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