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rmaqn.club

您的位置??主頁 > 資訊 >

旗下P2P關門跑路引出互金依賴癥 鴻利智匯巨額商譽減值“穿幫”

  今年上半年互金平臺雷聲滾滾,鴻利智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鴻利智匯,股票代碼300219.SZ)也中招了。


  據鴻利智匯半年業績預告,該公司上半年業績預虧高達7.6億元,其中多個參股公司業績下滑,并伴隨大額計提商譽減值,最高者達7.18億元。業績的巨變引來深交所7月16日的關注函,針對大額商譽減值及P2P平臺關門等事件,交易所對鴻利智匯拋出了多個問題。


  雖然該公司于7月23日回復了深交所關注函,但短短半年事件,鴻利智匯對于行業判斷、利潤預期卻天差地別,導致2019年半年末和2018年商譽減值測試的的關鍵參數和關鍵假設差異非常之大。業內分析人士認為,目前其仍舊難以擺脫借商譽減值為業績“洗大澡”之嫌。


  同時,《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鴻利智匯大額計提商譽減值7.18億元的子公司,同P2P平臺廣告投放業務關系密切,不但有多款涉及網貸的產品,而且業績變動與控股P2P平臺關門跑路的時間也高度一致。


  大額計提商譽


  鴻利智匯7月13日發布的2019年半年業績預告共對三家控股公司計提了商譽減值。其中,最大一家是深圳市速易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速易網絡),金額達7.18億元。


  速易網絡于2016年被鴻利智匯收購了全部股權,共計形成7.18億元商譽。不過,這部分商譽并未于2018年末計提減值準備,而是在2019年半年報披露之際進行了全額計提。


  對此,鴻利智匯在答復深交所關注函時表示,速易網絡主要業務為互聯網營銷業務和汽車互聯網服務業務,2019年上半年其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9.05%,毛利率和凈利率分別下降了21.61%和15.44%。


  此外,時隔半年,速易網絡對未來的預期亦發生相當巨大的變化。


  《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其2018年和2019年半年末商譽減值測試關鍵參數、關鍵假設對比表注意到,2018年底,該公司預測2019、2020年營業收入增長率為10.02%、11.57%,但到了2019年半年末,這個數值分別為15.68%、29.88%;而凈利潤預測值,亦從同期的28.07%、27.73%分別降至4.34%、1.43%。


  回復交易所問詢函時,鴻利智匯搬出各種監管政策變化理由,表示速易網絡近半年來受到監管影響重大,在互聯網信貸產品營銷、車險營銷、壽險營銷等幾個業務板塊,都因為政策而受到影響。


  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即便受到政策影響,鴻利智匯借商譽計提“洗大澡”的嫌疑目前仍然難以擺脫,評估機構對企業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長率判斷依據是否充分,半年之間如此大的變動幅度原因是否成立,或仍需要該公司進一步解釋。


  控股公司涉P2P關門 實控人跑路


  在自身風控缺陷、網貸政策趨嚴等多重因素影響下,近一段時間以來P2P平臺事故不斷。與鴻利智匯有關的P2P平臺網利寶,也出現逾期還款、投資者上門維權和擠兌情況,該平臺實控人趙潤龍也曾失聯多日。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網利寶的運營方是北京網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京網利),屬鴻利智匯間接控制公司。


  為了控制北京網利,鴻利智匯設計了復雜的路線圖,其通過間接持股子公司鴻利(BVI)有限公司持有開曼網利10%的優先股,開曼網利又通過在香港設立的網利金融有限公司在北京設立全資子公司北京網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網利信息),而網利信息則通過協議控制北京網利。


  多重信息顯示,網利寶的風險控制存在巨大問題。有出借人爆料稱,網利寶在借款企業已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的情況下,仍然向其出借千萬資金,而該平臺流水線式包裝資產項目、虛高車輛評估價值等做法亦飽受業內詬病。


  針對互金平臺出現的諸多丑聞,公司回復關注函稱,在4月30日出現逾期還款、維權擠兌的事情后,鴻利智匯就聯系了平臺實控人趙潤龍,同時也得知投資人維權并擠兌、員工離職、公章失控等問題。不過,一直到5月23日,鴻利智匯才到北京網利現場查看情況時“發現已經人去樓空”。


  為何在4月30日趙潤龍回復已經確定事態嚴重后,上市公司遲遲沒有進行信息披露?


  針對深交所的疑問,鴻利智匯解釋的“為避免誤導投資者”。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如此回復難以讓人信服,畢竟,對網利寶事件的“知而不報”或許才是對投資者的誤導。


  互金業務版圖遮遮掩掩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AI理財時代來了

下一篇: 銀保監會全方位“圍剿”車險亂象

qq飞车秋名山跑法